新婚老婆变小妈

家庭乱伦 1年前 (2020) kumi
0

老家只有我的父亲。几年前妈妈和父亲离婚了。妈妈在镇上都算是小有姿色的,和镇上的一个土豪王老五好上了。直到妈妈和那个老头在婚礼上接吻,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知道,父亲妈妈原来是多么的恩爱,那是我们村子里人人羡慕的金童玉女一般的人物。
在物质金钱面前,感情什么的真的不值一提。所以,我一再告诫自己要守住小倩,就要赚更多的钱。
婚期日益临近,父亲却开始喝闷酒。想来是想起我的妈妈,他的那个负心的前妻。婚礼的前夜,我陪着亦喜亦悲的老爸喝了起来。听着父亲说着陈年往事,我们都有点过量了,说的话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及了。
父亲一会儿大骂妈妈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眼里只有钱。一会儿又夸自己的儿媳小倩贤惠,儿子眼光好。
渐渐的我感觉,父亲的眼睛一直在小倩身边打转。毕竟老房子很热,小倩又被我调教的习惯了穿的暴露。所以,此时小倩只穿了一身薄纱的睡衣,里面的胸罩和内裤又是蕾丝镂空雕花的,细看起来和真空没什么区别。
酒喝多了就会上厕所。父亲去上厕所的时候,在门口正遇上往里走的小倩。
两人一错身的时候,小倩的两枚衣扣松开了,露出里面几乎是网状的楼花胸罩,两点嫩红清晰可见。父亲低着头愣愣的盯着自己儿媳的酥胸。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但是父亲毕竟是男人,和妈妈离婚那么久,一直独居,小倩有那么诱人,以后要考虑给父亲找个伴儿了。
可能是心情不是很好吧。后来,父亲有点自己灌自己的意思。最后,我扶着喝醉的父亲回房间睡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正外面的天是黑的,小倩起身上厕所把我也弄醒了。我转个身继续睡。迷迷糊糊的听到敞开的门传来小倩的声音:「不要——不要啊——快放手啦——」
紧接着是一声「刺啦」衣服撕裂的声音,然后是一阵急促脚步声和关门声。
小倩躺回到我的身边,抱着我,身子颤抖着,呼吸急促。
怎么了?家里只有父亲。难道?我还没有想到更多,下面就硬了起来。大概是酒精作祟吧,我翻身压上小倩的身子,挺枪而入。脑子里想的竟是小说里公公扒灰强奸儿媳,老鸡巴狂插小嫩穴的镜头。太刺激了!抽插不到一百下便射在小倩的里面。
第二天早上起来,看着小倩忙碌地梳妆打扮准备婚礼,没有什么异常,想来我昨晚是做了个春梦吧。再怎么样,父亲也不会对自己的儿媳下手的吧。
看着小倩试穿着婚纱,美不胜收。
虽然我们是同岁,都已经年近30。但是小倩的腰肢还是如少女般纤细,肌肤光滑、细腻、白皙,一对硕大的乳房粉嫩如蜜桃,两片提拔的翘臀每每看见都让我胯间一热。
小倩白了我一眼,嘟着嘴说我太色。可是在我看来,这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
不光是我就是任何正常的男人看到小倩现在的样子都会是这般色色的吧。
可能小倩还没有意识到,此时,她,穿上婚纱,但又衣衫不整的样子,有多么的性感!圣洁的天使般的面容,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半露酥胸,臀瓣间小布片包裹的小肉球上一道浅浅的湿痕。
试问那个男人见了会不多看几眼。
我的倩儿在婚礼上就这样被注视着。无论老少,男人们的眼睛就像长了勾一样,直直的,要钻进小倩我的老婆的肉里去似的。
当然,在这么多双眼睛的视奸下,我也鼓起了难以压制的性冲动。要不是在婚礼上,我一定把她按在地上,扒光她的衣服,骑上去,发泄我的欲火。
婚礼之后就是敬酒点烟,我的老婆小倩,免不了被人揩油。其实,这个已经无所谓了,重点是一桌桌的敬酒后,一帮小时候要好的哥们又要闹洞房。当然不是那种低级的婚闹,也没有占老婆小倩的便宜,就是单纯和和我喝酒叙旧。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的那些狐朋狗友都不在了,屋子里黑黑的。叫了两声「小倩」没有回应。迷迷糊糊的打开灯,新房里只有我一个人。老婆人呢?
这是膀胱告急,不想那么多了,小倩那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不成,先放水要紧。
放完水回来,刚要进屋继续睡觉,耳朵里却听到父亲的房间里传出一阵女人低沉的呻吟声和做爱独有的胯间撞击的啪啪声。

版权声明:kumi 发表于 2020-02-04 22:59:17。
转载请注明:新婚老婆变小妈 | 撸吧|撸起来吧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